雾都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送嫁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小丫头大婚之后,欧阳何月就要离开了,她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打点好了,这离别之前,说实话有一些的伤感。

    不舍肯定是没有的,因为没有她特别留恋的人,只是她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有种念旧的感觉。

    她还是觉得离开有点儿不舍,只是不舍的这里的一些事物而已,以后可能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个宫女出宫也弄的这么大排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格格郡主出嫁呢。”

    几个小宫女都眼红小丫头出嫁可以如此的风光,不只是嫁妆丰厚,还是皇妃亲自送她出嫁,小丫头虽然跟在皇妃身边那么多年,大家都知道她对皇妃很衷心。

    那么多年的衷心,忠诚也终于获得了这样的风光出嫁大结局,这对于任何一个宫女来说,这都是最圆满的,也最令人羡慕的。

    人生如梦,梦如人人生。

    大家应该都听说过相由心生这句话吧,是的,一个人的容貌很有可能折射出他这个人的内心,内心是贪婪的,他的容貌也会显露出来,贪婪的人的眼神,神态。

    一个人是凶狠的,也可以从他的面相看出来,当然那些个老狐狸,大概是世界上最圆滑的那些人,如果是深藏不露,一副善人的模样,一副毒蛇的心肠,这样的人也是有的。

    所以,相由心生只是说了一个表象,大概,大多数人是这样的。

    小恶小善还是不那么明显的。

    还有一句话是,心理暗示吸引事件的发生,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如果都是不好的,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当你给自己的心理暗示,都是喜庆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发生好的事情。

    有人悲观,有人乐观,有人有野心,有人没有,所以这个世界上不同性格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其实归根结底,好多人不是为自己活着,为了面子在活着,活着是为了他人。

    真正活明白的人,不多,但是那些真正成功的人,肯定是活的比普通人明白。

    大红花轿就要走了,欧阳何月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感慨,她身边的小丫头出嫁了,这都过去了才几年啊,人身就是一场戏啊。

    小丫头眼泪流下来了,她有些舍不得皇妃,可是嫁给自己爱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她也不舍的。

    “不要回头!”

    欧阳何月看到那轿子的帘布被掀起来,她知道是小丫头想要回头看她,“新娘子不回头,这是忌讳,你要记得,微笑着去迎接你的幸福吧,身后的都过去了,不要记在心上。”

    “以后和凌风好好过日子,有什么委屈……如果他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欧阳何月说完这句话,她心里头也难受也心虚,她相信夏凌风不会欺负她的,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她了解夏凌风的为人。

    只是如果以后她受了欺负,就算是来找她,恐怕是也找不到人了。

    好在她嫁给了她爱的男人,这也是一大乐事。

    杜衡听着欧阳何月的话,垂下眼眸,“好了,凌风不会欺负她的,如果他敢,我第一个不饶他。”

    欧阳何月点点头,是呀,以后就靠他了。

    “好了,一会儿我陪你去赏梅吧,听说御花园的梅花开了。”杜衡好久没有和欧阳何月在一起好好说话了,今天这是他难得的一次没在她面前,跟那些个妃子卿卿我我的气她。

    但是他不知道,如果那个人心里头没有他的话,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更多少个女人在一起,人家都不会在乎的,也不会觉得难过,只事看看而已。

    “好啊,听说今年的梅花开的特别的早,现在天气还没那么冷呢。”

    欧阳和月是真的没有感觉到冷,不是不冷,因为她太急切的要离开了,很多事情忙的她都没有时间觉得冷。

    御花园的梅花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芳香飘满了整个园子,一行人个跟在她们的身后,小心的伺候着,事实上,欧阳和月更喜欢安安静静的赏赏梅,但是又担心就两个人没话说,比较尴尬。

    这个时候,是最后的时刻了,她是绝对不会让杜衡看出来的,想到这里,她内心又是一阵温暖,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容易咳嗽,“咳咳……咳咳咳……”

    猛烈的咳嗽过后,欧阳何月觉得喉头一阵甜腻,她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却赫然发现洁白的手帕里,竟然一点儿殷红。

    血!欧阳何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咳血了?大概是这些日子太累了,加上上次感冒,她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但是因为着急安排后面的事儿,她没放在心上。

    人一旦有了信念,就觉得全世界都在为她让路了,只是身体却不会骗人的,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你就它苛刻,它最自然就会反馈给你苛刻的。

    “怎么了?”

    杜衡看到她的眉头一蹙,瞬间就好奇她手帕里看到了什么。

    “没事儿吧?最近看到你好像很忙,都没有时间搭理我。”

    杜衡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了,他此时的心情也差不多是心如止水一样,因为所有的期待都被欧阳何月的冷漠给磨平了。

    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他根本不知道,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不管你做什么,在她眼中都是零,或者是等于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一个人爱你,即使你什么都不做,她满眼也都是你,想的都是你。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苏南歌只是寥寥数语,欧阳何月的心就已经在那边了。

    “可能是着了风寒,我想过几天就没事儿了。”

    欧阳何月还是忍不住要咳嗽,但是她忍住了,就是死有些憋的难受,“外面有些冷,我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杜衡看着她匆匆忙忙的离开,眼中的疑惑更多,心中的失落更大。

    他对身边的侍卫说道,“去,给我查查,皇妃最近都吃什么药,哪个太医给开的药方,有什么事儿随时来禀报。”

    “是,属下遵命。”

    侍卫马上着手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