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正文 第1835章 神秘的箱子以及精湛的演技

正文 第1835章 神秘的箱子以及精湛的演技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机舱内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李学浩随手扔掉手中的舱门,因为脚底下面已经是围绕曼哈顿岛的哈德逊河,不用担心会伤到人,接着他一步跨进了机舱里。

    “别动!”巨大的银色手枪对准了他,是那个最先用枪扫射的白人,其他人也回过神来,一起将枪口朝向他。

    “如果我要动呢?”李学浩淡淡一笑……

    “砰!”手持银色巨型手枪的白人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这是个能动手就绝不废话的杀人狂魔,巨大的枪声甚至遮盖了头顶上螺旋桨的噪音。

    近在咫尺,出膛的子弹也击中了目标的额头,原以为会将整个脑袋都打爆,然而子弹也仅仅是击中额头而已,甚至有一瞬间的停顿,就像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样,然后才掉在了地上。因为有这一个停顿,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威力巨大能杀死大象和犀牛的子弹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这再一次证明了对方非人的身份,除了超人,谁能做到这种程度?

    “给你们一个选择,打光你们枪里所有的子弹,然后被我扔出去,或者,我现在就扔你们出去。”李学浩指了指机舱外面,想到之前看到那残肢断臂横飞的画面,这些人,绝对是死有余辜,他甚至不惜破一次例。

    之所以没有一上来就大开杀戒,那是因为,他要令他们心生恐惧,在完全无力抵抗的绝望中,结束罪恶的一生。就像他们此前杀戮普通人一样,仗着自己的武力和武器,现在该轮到他们自己尝尝身为普通人的绝望和恐惧了。

    “没有人做出选择吗?那么表示你们自动放弃了开枪的权利。”或许是因为太过震惊了,居然没有人反应过来,李学浩也懒得废话,一伸手,抓住了那个最喜欢当“出头鸟”的白人握枪的手,直接扔出了机舱外。

    “啊”惊恐的惨叫声随之响起,却越来越远,那表示他一直在下降。

    上千米的高度,哪怕是摔在哈德逊河上,也跟摔在坚硬的钢铁上面没有任何区别,整个人都是一滩肉泥的下场。

    “第一个。”李学浩看向剩下几人,又伸出了手。

    “砰砰砰!”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的人疯狂地扣动了扳机,他们可不想被扔出去,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而已。

    “啊”又一个被扔出机舱的人发出了惨叫声。

    “不,我还不想死。”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的钱……”

    眼见开枪没有作用,根本杀不死眼前的怪物,有人开始了求饶。

    “啊”这就是回答。

    人被接二连三地扔了出去,到最后,只剩下那个一直在控制直升机没有开过枪的直升机驾驶员。

    “箱子里的东西你可以拿走,我还可以发誓,从来没有见过你。”对方似乎很冷静,大概以为这个怪物的目的是为了从银行里带出来的箱子里的东西而来。

    “很遗憾,虽然我不喜欢杀人,但我在你身上,看到你曾经杀过不少人,所以……”李学浩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对方身体轻颤了一下,似乎认栽了:“我能提最后一个请求吗?”

    “你可以说说看。”李学浩站在他身后,嘴角微微翘起。

    “那就是……我们一起下地狱吧!”疯狂的大笑声中,他拉开了手中炸弹的引线。

    几秒钟过去,准备等死的他,却发现,手中的炸弹并没有爆炸。

    “呃……”为什么会这样?

    “看来地狱并不欢迎我,还是你自己去吧。”李学浩抓着他的肩膀,扔出了直升机外面,对方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想临死跟他同归于尽,计划虽然不错,可惜实现不了。

    没有了驾驶员的操控,直升机已经开始往下坠去,李学浩不慌不忙地捡起那个黑色的手提箱,从直升机里出来。

    “轰!”等到直升机摔在哈德逊河上爆出一团巨大的火光,李学浩又给自己布置上隐身阵法,开始检查起手中的箱子。

    作为一个手提箱,它大不到哪里去,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上面有密码,打不开。

    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但他也没有直接暴力破开,而是收进了储物戒指里,毕竟能让几个恐怖分子不惜在曼哈顿的闹市中造成那样的轰动,无异于在挑衅整个美国,由此可见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常重要。

    也许设置有自毁装置之类的程序,现在不方便研究,等回去再慢慢看。

    ……

    回到婚纱店,店里的客人早就走光了,那个原先跟他说过话的店员和母亲也不见了,问过留守的店员之后才知道她们一起去了医院。

    从婚纱店里出来,入目的是一片苍夷,警车和救护车到处都是,爆炸的银行门口和周围附近都拉好了警戒线。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们在救助伤者,其实大多是轻伤,因为离得远,没有重伤员,而离得近的,都被炸成了碎片,想要拼凑出完整的身体都不可能。

    这也是李学浩没有帮忙的原因,轻伤有医生处理就可以了。

    到了医院,李学浩见到了等在门口的那个中国留学生店员。

    “你去了哪里?夫人已经醒了,她要见你!”一见到他,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匆匆地拉着往里面去。

    李学浩没有挣扎,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到要来门口等他的,就那么确定自己一定会来吗?

    跟着女孩走进去,这家距离爆炸现场最近的医院非常忙碌,原本平时来的话,肯定会受到前台的盘问,要确认过是来探病或者是来就医的才会放行,现在这种忙碌时刻却完全省略了这一步骤。

    其间没有任何停留,一直被女孩拉进了一个独立的病房里面才停下,见到了正靠在床头上的母亲。

    不过她的形象,看上去像是深受重伤的样子,头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还有右胳膊吊在脖子上,完全一副重伤员的架势。

    “妈妈?”李学浩吃了一惊,很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他知道,她根本没有受伤,做出这种吓人的样子,是要闹哪样?

    “你来了,浩二。”真中里花子装作努力地抬了抬手,语气也显得很虚弱。

    “你……受伤了?”李学浩目光古怪,犹豫着要不要拆穿她,因为他突然想到,不靠谱的母亲这么做,也许就是为了吓唬他。

    “我没事,浩二,你不用担心?”真中里花子的语气越来越虚弱了,她似乎在故意说着“反话”。

    李学浩很想翻个白眼,这样吓唬自己的儿子真的好吗?他连忙转移了话题:“通知了父亲没有?”

    “已经打过电话了,你爸爸他正在赶过来。”真中里花子气虚血弱地说道。

    “所以,你才装作身受重伤的样子?”李学浩忽然明白过来,也许老妈表演的这一切,不是为了吓他,而是另有其人比如正在赶过来的父亲。

    “呃……”真中里花子原本还想继续可以拿小金人的表演,听得忽然一愣,“你看出来了?”

    “别忘了,刚刚我就在现场。”李学浩提醒道。

    “好像是这样。”真中里花子回忆了一下,“听徐慧说,是你救了我,挡住碎裂的玻璃门,快给我看看,你受伤了没有。”说着,顾不上假装重伤员,拉过他,就要看他的后背。

    李学浩顺从地转过身道:“放心吧,我没有受伤,你看,连衣服都没破。”如果不是他有灵气护体,结果就另当别论了。

    认真仔细地检查过一遍之后,真中里花子总算安了心,为他介绍起了旁边站着的女孩:“这是徐慧,一个聪明的中国姑娘,你已经见过了。”

    “是的,妈妈。”李学浩点了点头,对一旁的女孩示意,后者也回了他一个矜持的笑容。

    “告诉我,我刚刚的表演怎么样?有没有明显的破绽?”真中里花子问道。

    李学浩知道她是想演得更真实一些,然后欺骗即将到来的父亲大人,想了想说道:“表情有些夸张了,还有,如果是病人的话,说不了那么长的一句话,至少会分开几段说。”

    “嗯,嗯。”真中里花子连连点头,表示接受他的意见,“还有呢?”

    “就这些了。”李学浩摇摇头,“应该会把父亲吓一跳的。”

    一旁的徐慧听着两人的“阴谋”,表情怪异之余似乎还在憋着笑,因为母子两人用的是英语交谈,所以她能听懂。

    “对了,你什么时候到的纽约,竟然没有通知我?”探讨过后,确定自己再没有什么破绽了,真中立花子瞪起了眼睛。

    李学浩满脸的哭笑不得:“不是你们帮我们订的机票吗?应该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抵达吧。”

    “对哦。”真中里花子轻敲了下自己的绑着纱布的脑袋,恍然大悟。

    “所以,你们没有来接机,是因为完全忘记了这件事吗?”李学浩幽幽地问道。

    “当然不是,是因为我们太忙了,抽不开身。”真中里花子立即否认道,又摆摆手,完全没有半点惭愧的觉悟,“好了,这些只是小事,结花呢?她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她在飞机上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在家里睡觉。”李学浩也知道她是特意转开的话题,面对这么不靠谱的父母,还是不要奢望计较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女音传了进来:“amy,是我。”

    原本以为可能是丈夫来了的真中里花子正在装死突然复活了过来,对着外面喊道:“进来吧,葛瑞丝。”

    接着门被推开,一个金发的女医生走了进来,内里穿着一套蓝色的工作装,外面套着一件白大褂,身材修长,五官非常魅惑,尤其是在化了妆容的情况下,极具分明感,年龄的话,可能有三十岁出头,但是仔细看,又似乎要年轻一点。

    “葛瑞丝,快来见一见我儿子。”一见到女医生,真中里花子就迫不及待地炫耀了起来。

    女医生白了她一眼,却也在她的介绍下,打量着病房中的少年。

    “您好。”看出来对方是母亲的朋友,李学浩主动礼貌地问候道。

    “你好。”女医生点点头,接着就转移开了目光,看向了病床上装受伤的朋友,“amy,jak还没有来吗?我可能没有时间配合你了,刚刚送上来的伤员有点多,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伤,但我要去盯着才行。”

    “没有关系,你去忙吧。”真中里花子当然不会要朋友扔下工作陪她胡闹。

    “嗯。”女医生点了下头,她就是因为这件事来的,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关于我妹妹的事,我看还是算了。”

    “葛瑞丝,你不满意吗?我儿子身材高大,长相又帅气,和维吉妮亚是很完美的一对。”真中里花子极力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他太小了。”涉及妹妹的人生大事,女医生毫不留情地说道,“在我看来,三十五岁以下的都是boy,更不用说十几岁的little boy了。”说完,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床上的真中里花子也没有太过失望,只是耸了耸肩膀。

    李学浩看着女医生的背影消失,隐隐地从对方和自己不靠谱的母亲对话中听出了什么,他看向病床上的母亲:“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真中里花子先是有些尴尬,但马上就放开了:“葛瑞丝有一个妹妹,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是你父亲的学生,我想让你和她见一面……”

    这不就是相亲吗?

    李学浩都不知该怎么吐槽了,他都有那么多的女朋友了,还给他介绍?就算要把他当种马,也没必要这么多吧?

    “相信我,浩二,如果你见到维吉妮亚,你会喜欢上她的。”真中里花子信誓旦旦地说道,接着又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没有机会了,葛瑞丝的性格我很了解,如果她不同意,你别想和维吉妮亚有什么关系。”

    “……”李学浩无话可说,他都没说过要跟一个陌生的女人又什么关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