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七卷第七十一章顽固的老头

第七卷第七十一章顽固的老头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信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别在这里搞这些虚的了,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而已,不是帮你们任何人,只是有报酬的做事而已”。

    “谢谢”老村长看着赵信,万语千言只化作了两个字。赵信一直都不肯接受众人的话茬,其实也是为了他们着想,因为还有一群人没有解决掉呢,而这群人就是已经被发现了的叛徒们,有了赵信的撑腰这群人已经被老村长他们以“躲避”的名义“关”起来了。当然这么做一个是不想让那帮人心疑,另一个是不想撕破脸皮,给老村长他们留条后路。

    “那帮人热闹也看得差不多了,你们需要我帮你们把他们解决了吗?你们放心这个不需要报酬,就当是赠送的了”赵信不多说话,而是直接说出了杀人的意愿。

    老村长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是我们的村民,一起生活了几代了,原来他们背叛我们是因为生活所迫,现在他们可以自由了,相信他们一定还有那个良知的。他们没有看到其他村民进去天道的时候,所以就继续瞒到底吧”。

    “好”既然人家都不愿意除了这些叛徒,赵信也就不跟着掺合了,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更何况赵信连清官的那个级别都没到,只是一个“热情”的过客而已。赵信在那帮叛徒看不到的地方将所有的村民都从天道中放了出来,发现每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那种众矢之的的感觉让赵信极为的不自在,因为赵信觉得这帮人看自己就像是看族长一样,想要上前来客套,可是又十分的胆怯不敢上前。

    终于有一个平时和赵信关系还算是好一些的孩子在母亲的拦阻下走到了自己的身前“哥哥,我能不能再去一次那个世界啊?”。

    “娃儿,赶紧回来,别在那里说傻话”这时孩子的母亲如同大难临头了似的,急忙将自家的孩子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还一个劲儿的对着赵信道歉。确实当他们进入到天道之中,对赵信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想法了,不知觉间赵信就已经和他们拉开了很大的距离。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而在地上的只能仰视天上。

    赵信笑了一下,看着那孩子有些灰土的小脸,脸上还挂着儿童的那种无谓,不过在母亲的训斥下,又多了一丝胆怯之意,完全没有了原来对着赵信畅所欲言的童真感。

    他们的年纪都不大,有些和小家伙差不多,其实他们和小家伙一样,虽然是在这种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生活,但终归还是孩子,需要的是见到更多的地方,不做这种悲惨的井底之蛙。

    “你们想要进来啊?”赵信露出了笑容,随后看向了其他的孩子,无一例外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渴望,不仅仅是这帮孩子就算是一直拉扯着他们的母亲,也都是想要逃离这里,不过因为是大人所以能够抑制自己心中的情感,不敢有过多的奢求。

    “要进去……”孩子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心里想什么自然就说出来什么,如今赵信问了,他们自然也都欣喜的应着。

    “您别听他们瞎说,一帮孩子不懂事”这时去招呼那些叛徒的老村长也闻声赶过来了,一个劲儿的对着赵信抱歉。

    赵信可不想听这些东西,转移了话题“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老村长露出了难堪的神色“这里肯定是不能待下去了,我们打算出了这个地方找个能居住的地方,但是方才听说外面也是打得不可开交,天下大乱,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赵信看了看那帮孩子说道:“那你们也打算让这帮孩子跟着你们东躲西藏吗?”。

    老村长眼睛变得浑浊,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办法,这就是他们的命啊”。

    赵信听后仰望于天,淡淡的说道:“什么是命?我觉得命就是自己做出的每一个选择,任何一个选择都有可能改变人的一生,所以说我不信命,只相信自己的选择。你说这是他们的命,但是你让他们选择了吗,即使是孩子也有权力去选择自己的命”。

    老村长说道:“那您是什么意思?”。

    赵信背起手,轻声回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们没有权利替他们做出选择,我可以带着他们走,这就是他们的另一个选择”。

    “您要?不行,绝对不行……”老村长听到这坚决的提出了反对的意见,态度之坚决和之前的模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他们有着自己的使命,我们有要守护的东西,在我们百年之后这个重担要交到他们的手中,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能没有了传承”。

    赵信也想到了老村长会这么说,这一点从他可以不顾村民们受欺压,也要继续隐忍不说出来不抵抗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个老顽固。

    “使命,什么使命?忍辱偷生?妻离子散?还是整个村子的女子都被人糟蹋?就算是你们祖上真的留下了什么东西也一定不会是让你们用这种方法来守护。还有我很好奇的是,你说你们手里拿着五帝留下来的宝贝,怎么能力还能这么差,难道你们不看吗?”赵信也有些气恼了,确实像是老村长这种人你也不知道该同情还是恨铁不成钢了。

    老村长义正严辞地回道:“当然不可以了,我们的职责是守护,如果看了的话岂不成了监守自盗了,老朽做不出来那种事情”。

    “你呀……”赵信被老村长的话气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种迂腐之人自己说什么估计都没有用了,因为这种话根本就说不进他们的心里去。

    “好了,恩人不要再说了,老朽已经下定决心,这帮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带走的,如果您实在要带走的话,这帮可怜的女子您就算带走吧”老村长想了半天自以为说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但是却把赵信气的够呛,自己又不是闲的没事非要带人走,再说让自己带走一群女子,好说也不好听啊。

    “行了,我跟你说不明白了,你真的能气死人”赵信无奈的回了句,转身就走向了另一边,也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