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八卷第三十六章友谊的建立

第八卷第三十六章友谊的建立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是人点背喝凉水都塞牙……”任行游现在是(欲yù)哭无泪,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之外的,但现在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而神算子也早早地就跑开了。

    不过,任行游并没有因此而去责怪神算子,因为赵小过,神算子并不是战斗的人,即使他的境界也不低,但是对于实战的经验他并没有多少,赵小小也曾放过话,想要动神算子除非要从自己的身上踏过去。赵小小都这样了,更别说是任行游了,他更没有什么资本可说了。此时的天已经有些朦朦亮了,数千人的队伍在黑压压的一大片,光是看着就足以让人一阵头痛了。

    “让我们过去,阻挡者将视为破坏大荒,到时候面对的将会是界主大人的怒火”带头的是一个花甲境界的妖族女将,身披战甲,手持一杆精金打铸虎口吞刃红缨枪,加上颇为高大形象,看起来英姿飒爽。

    让任行游在意的不是这个女将,而是她身后的数千的士兵,还有那已经开始布阵的阵兵,并无奈的自语“不是说四界大战都已经没有多少的兵了吗?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都有这么多人”。

    “最后一次警告,若是还不让开,我们将进行抓捕……”女将枪头直指任行游,底气十足。她之所以有这个底气其实是因为这是在大荒界,界主云谋子是他们的靠山,一旦动手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自己拖住,云谋子赶来后就会很快的结束战斗,而他们还是因此而立大功,这就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所在。

    “没办法了”任行游垂头丧气,他也知道对方的依仗是什么,但是自己不能让开,毕竟后面的人是自己的依仗,在权衡之后,任行游知道自己要选择一方了,而眼下自己选择的也只能是赵小小。

    “上……”女将也没有太多的废话,随着她手臂一挥,顿时身后的大阵开启,一大片的加持光辉洒在前冲的士兵身上,将天空一时间映如白昼,而这一群虎狼之师瞬间就将任行游给淹没了。

    嘭!

    少顷后,一个闷响出,诺大的金色光圈在人群中爆开,如同绽开的花朵一样,将冲上去所有的人尽数炸开,大概二三百人死于这场爆炸之中。然而值得人注意的是这帮人死的模样,像是全身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一样,骨肉破烂,好不恶心。

    完成这一切的任行游也在拼命的呼吸着,只见他全身上下满是譬如毒蜂身尾毒针的骨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刺猬一般,每一根骨刺尖端闪烁着红色的闪光,正是精气的凝聚点。

    “妈的,不拿出点本事来,还真的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了呢,老子可是仗朝境界无敌,你们一帮小蝼蚁也敢老虎面前拔须?”。

    “骨刺?对方是仗朝境界,加持武器,砍断他的骨头”女将在身后大手一挥,下达着命令。

    “是……”。

    四界大战刚过去不久,而这帮人也都是经历过四界大战的人,所以战斗精神还是遗留了下来,尽管任行游是仗朝境界,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大荒界的士兵会不战而屈,反倒是越的激进,似乎将这当作是一个荣誉一样。

    “唰唰唰”

    任行游也不客气,全身拥有可伸缩的骨刺护体,如出海蛟龙一般,进入人群中一阵肆杀,同时大荒战士的在阵法的加持下武器也不断地将任行游的骨刺斩断,眼看就要进入了一个僵局。

    在一旁的神算子也是有点着急,知道自己需要要做些什么,当即坐下,开始摆下一些阵法。他和云谋子一样,两个人都是用脑力的人,只不过自己在卜卦这一方面要强一些,对于阵法就没有云谋子那么高深了。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要是拿他和其他人比起来的话,布阵的手段也不低,特别是一些针对个人或者少数人的陷阱强化阵法,应对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所以,很快神算子就布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阵,就近取材,将阵法融入到一个又有一个的石子中,随后抛向了任行游。

    “接着……”。

    任行游听到神算子的话,一个猛虎出山,撞飞数人后,成功的接到了神算子抛来的五枚石子。

    “呼呼……”

    顿时,任行游身上的精气如同烈火一般,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数米的人形轮廓,就连骨刺也跟着疯长起来了。一时间天空映彩,红了半边天,宛如夕阳落幕一般,同时他的骨刺又增加了灼烧的效果,被他刺穿的敌人伤口极难愈合,就算是有恢复阵法也无济于事。

    “杀了后面的瞎子……”女将见状,将目光放在了一开始并不在意的神算子身上,顿时数百名战士一窝蜂的冲向了神算子。

    轰!

    任行游脚步紧挪,瞬间挡在了神算子的身前,并将前来攻击的人一并击溃。

    “谁敢动他,就要先从我这里踏过去……”。

    这一瞬间,任行游好像明白了当初赵小小怎么会跟自己说同样的话了,不过两个人的意境是不同的,任行游此时的内心一阵激情涌动,似乎只有杀虐才能映衬自己此时的内心。一段友谊,就在这场毫无征兆出现的战斗中渐渐产生了,男人间的情谊或者开始总是很简单。

    …………

    当当当!

    赵小小和厄尔两个人意境来来回回交手上百次,精气不断地相撞荡开,浑厚的精气将周围的高山都已经被夷为平地,原来的小溪也已经断流,犹如被灼烧过了一半焦黑不已,大地也沟壑纵横,两个人的身上也出现了大大小小不同的伤痕。

    “这个破棍子是什么东西?”。

    交手了这么久,厄尔在吃惊赵小小的实力的同时,也对他手中的棍子产生了浓浓地好奇,自己从来没有听闻过这等武器。但是,锟铻刀的锋利自己是清楚的,在无数次的交锋下,对方棍子居然毫无损,而且还将自己抓刀的手震得麻,可以见得此棍并非凡物。

    “敲碎你脑袋的东西……”赵小小可没有兴趣跟对方介绍自己的武器,当然他现在也是比较心急的,毕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结果,而且还在云谋子的地盘,自己总是感觉到不安,只想快点的结束战斗,将厄尔降服。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