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星际]完美雌性 > 第72章 +73+74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72.温宇示好

    坐在聂云天的床沿,聂奕涟少见地微带撒娇的语气说道:“哥哥,海沙城警务总署那个精神力部门的选拔,我想去报名。”聂奕涟雌父虽然疼爱自己,但是不会被自己说服的,在雌父的眼里,自己一直都只是个还不懂事的孩子,自己的想法也不会得到重视。想要说服雌父,就需要争取哥哥和雄父的支持,而最有可能支持他的就是哥哥。

    聂云天一愣,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到那个新闻吗?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在想你看到的话会怎么样。奕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但是这条路不好走,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其实聂云天和谭钰一样,也认为像其他大家族的雌性公子一样的生活比较适合聂奕涟,可是比起谭钰来,他和聂奕涟更亲密,也能体会他心里的想法。

    “哥哥,你是知道我的,如果没有做出决定,我是不会来找你的。哥哥,帮帮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尝试,如果失败了,我就会放弃,按照你们安排的路走。”聂奕涟抬头看着哥哥的眼睛,眼中满是恳求之色,这是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行他就认命了。

    聂云天沉默半晌,叹息一声,说道:“奕涟,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现在上流社会的风气就是这样,无论你成不成功,去做了在别人看来就是不应该,你会被所有人笑话的。如果你成功了,那哥哥没什么好说的,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但是如果你失败了,回来之后你注定会受到许多人奚落和嘲笑。哥哥不是说这个风气是好的,但有些事我们无法改变。”

    聂奕涟也沉默了一会儿,但这无法改变他的心意,他倔强地说道:“居然这个风气不是好的,那我为什么要向不好的东西低头。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不是吗?和校长、昭惠殿下、王君影大人都是例子。”

    聂云天摸了摸弟弟的头发,说道:“这不一样,和校长和昭惠殿下是纯血殿下,他们想做什么没人能反对。他们失败了,也没人敢说三道四,反而要安慰一声失败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他们成功了,更是注定会被所有人歌功颂德。因为的起点就是和你不一样,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公平的东西。至于王君影大人和张子缎大人,你以为他们成功之前没有人在背后说什么吗?只是因为他们现在是机要大臣了,所以才没人敢说话了。”

    “哥哥。”聂奕涟认真地看着聂云天,说道,“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我不怕。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别人想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语言又不能杀人。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他们就算再看不上,也不能对我做什么,我不在乎,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好。”再三确定弟弟是认真的,而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之后,聂云天终于答应支持他,“不过这件事情只靠我们是不够的,还需要争取雄父的支持。奕涟,你先回去休息,记得不要跟任何人说你的打算,可以去准备一下考试。雄父那边,就交给我吧。”

    “谢谢哥哥。”聂奕涟兴奋地和弟弟拥抱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装成一直没有离开过的样子。对于哥哥的承诺,聂奕涟很放心,他才刚刚大学毕业,而聂云天已经打理家族产业4年了,在父亲们面前说话也是很有分量的。

    且不提聂云天打算怎么说服聂家主,海沙城警务总署给了5天的报名时间,聂奕涟的时间是很充裕的。另一边,周澄锦和仪征应邀进宫了。他们进宫是为了参加飞流举办的一个聚会,所有的成年未婚纯血雌性都受到了邀请,说是年轻人聚会。

    真正消息的灵通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一场相亲大会,而聚会的主角则是五公主温宇,他也到了应该婚配的年龄了。虽然温宇的生父薛青玉早已远嫁海外,甚至都没怎么关注自己留下的两位公主,但飞流作为继父还是不能忽略这个继子的。

    周澄锦和仪征坐在一起,低声讨论着实验的事情,温宇端着酒杯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昭惠殿下、无忧殿下,怎么不去和大家一起玩?”作为皇室公主,还是生父远走异国他乡的公主,温宇更加会为自己考虑,很愿意结交周澄锦和仪征。

    “五殿下。”仪征笑道,“我和澄锦有些学业上的问题,不讨论出个结果出来就不舒服,等会就过去了。”对温宇,仪征没有恶感,但也只是一般相处了,自然不可能跟他说太多,敷衍过去也就是了。当然,温宇也不在意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温宇抿唇一笑,对仪征说道:“还没有恭喜无忧殿下,听说您和宣景指挥就要订婚了。”他其实有点羡慕仪征,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当然,并不是说他的婚事他没有决定权,帝国目前不需要公主去联姻,而是他自己为了稳固地位,决不会选择寒门出生的雄性。

    “谢谢五殿下。”仪征对他举杯示意,“也要恭喜五殿下,好事将近。”今天的聚会,本来就是为了给温宇选婿,而且温宇的表情来看,他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说声恭喜是很得宜的。仪征没有和温宇深交的意思,但也不想平白无故得罪人,这是他一向为人处事的风格,更是他被许多人忌惮的原因,似乎谁都和仪征有些善缘。

    温宇举杯啜饮一口,笑道:“那就承蒙无忧殿下吉言了。昭惠殿下,也祝您的生意越做越好,什么时候方便给我开个后门就更好了。”嗯,最后一句话才是他想说的重点。当然了,能成最好,不能成也不要紧,温宇可不愿意为了这点小事和周澄锦产生嫌隙。

    虽然他和温定卿并不亲密,但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对周澄锦的重视,周澄锦很可能是未来的帝国皇后呢。周澄锦抿唇一笑,也举杯和温宇对饮,笑道:“这点小事有什么难的,回去我就告诉林逸把五殿下的订单提前。等五殿下大婚的时候,我让店里为殿下做一件礼服作为新婚礼物,如何?”温宇在圈子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周澄锦也乐于和他结交。

    温宇惊喜地说道:“那就真是太谢谢昭惠殿下了。殿下不知道,现在您店里的作品可是一件难求,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羡慕我呢。”温宇清楚,结交不等于深交,但不要紧,他不着急,可以慢慢来,总有机会的。

    73.牛洁挑衅

    “周澄锦,四皇子殿下受伤了你知道吗?”一个带着浓浓质问以为的清脆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周澄锦抬头看去,眼前这个容貌明艳的雌性不是南阳公主牛洁又是谁。不过,温定卿受伤了?这句话里包含的信息让周澄锦有些晃神,前线不是没有战事吗?

    周澄锦还在发愣,仪征可不是好欺负的,他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身高虽然不如牛洁,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牛洁,你可真是好笑!温定卿受伤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他谁啊,他又不是你的雄性,他受伤你关你什么事?巴巴地跑过来质问澄锦。就算温定卿是你的雄性,你的雄性受伤了,和澄锦有什么关系,你跑来问他干什么?你声音大你有理啊?”

    围观众人拼命忍笑,仪征的语言风格一向就是这么犀利,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不留一点面子。但仪征可以这么多,其他人却不行,牛洁的气量真不大,他们可不想得罪他。作为主人的温宇就比较无奈了,他不能看着客人吵架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劝道:“南阳殿下、无忧殿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换个地方再聊?”

    谁知牛洁丝毫不给他面子,冷冷地说道:“你走开,这事跟你没关系!”

    温宇的表情就变得不那么好看了,他一直知道这位南阳公主是个没什么成算的,但这么被针对也让他很不舒服。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对周澄锦和仪征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退到了一边。他也是出于好意才好言相劝,既然牛洁自己作死,那他也没必要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牛洁自己不要面子,他干嘛还要给他留。他是不知道牛洁今天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跑过来和周澄锦对上,但他知道牛洁本身就不占理,也不可能在这场交锋中占上风。

    看到温宇退到一边,牛洁也不管仪征,直接对周澄锦说道:“周澄锦,你自己来跟我说话,别躲在别人后面像个缩头乌龟似的。”

    周澄锦没有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意思和仪征一样,温定卿受伤跟你有关吗?”

    牛洁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周澄锦,说道:“你怎么这么冷血?四殿下都是因为你才去的前线,所以才会被静乐帝国的人偷袭受伤,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他也不是傻子,并不正面回答周澄锦的问题,反而说出了这样一番让人误会的话?

    周澄锦一脸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温定卿去前线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我让他去的吗?是我逼他去的吗?他跟我告白我没答应,他心理脆弱跑到前线去疗伤,怪我咯?”和仪征相处了这么久,周澄锦也学会了他的一些毒舌技能,字字句句都直戳牛洁的心窝。要知道牛洁一直希望成为温定卿的皇妃,可惜温定卿不喜欢他,对他的明示暗示视而不见。

    “哼,不就是生育率高一点吗?有什么好得意的。”牛洁脸色难看地说道。

    周澄锦露齿一笑,说道:“一直因为生育率高一点得意的人不是你吗?”

    仪征也来补刀,“就是啊,难道温定卿告白,我们澄锦就要接受吗?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再说了,他受伤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谁知道是不是苦肉计啊?”

    牛洁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恨恨地说道:“你们也得意不了多久了,走着瞧!”说完,他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直接推开众人扬长而去。

    等人走后,仪征才皱眉说道:“他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

    “应该就是放个狠话,没什么意思吧?”周澄锦也皱着眉头,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别看他刚刚和牛洁对峙的时候显得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是有些担心温定卿的,他想着牛洁应该不可能拿温定卿被静乐帝国偷袭受伤的时候来骗人。也不知道温定卿伤得重不重,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当时就不应该直接跑掉。

    “不,澄锦你不了解牛洁,他可不是那种会放狠话的。这人虽然脑子不太好使,脾气也不好,但不会耍什么心眼,想什么说什么,说出来的话一定是实话。”仪征眯着眼睛摇了摇头,说道,“而且,他虽然蠢,但正常情况下也不应该在这种场合就跑来和你吵架才对,我怀疑他背后别人在挑拨。他的性格,向来容易被别人利用。”

    周澄锦关注的重点却和仪征不一样,他忧心忡忡地说道:“这么说来,四殿下应该是真的受伤了,不知道严不严重。五殿下,您知道吗?”周澄锦目光专注地看着温宇,虽然他也知道温宇和温定卿关系并不亲密,但到底是兄弟,应该还是能够知道对方的消息的吧?

    温宇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想四皇弟即便真的受伤了应该也不会很严重,如果他真的受了重伤的话,我不知道南阳殿下也不可能知道。”正因为是小伤,不需要瞒着,所以牛洁才能打听到啊。

    仪征上下打量着周澄锦,皱眉说道:“你这么紧张他干什么?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握草,越想越觉得这应该就是温定卿这家伙的苦肉计了怎么办?温定卿是什么人,帝国年轻一代的战神啊,他的潜力就不说了,这家伙目前的战斗力就达到了s级,静乐帝国那群弱鸡,就算是偷袭真的有能力攻破帝国的防线,甚至还伤了温定卿?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哪有!只是牛洁说得也对,他确实是因为我才去的前线,他本来可以不用受伤的。”周澄锦迅速否认,他只是有些愧疚而已。然而他并不知道,他这么快否认,反而让仪征更加肯定是自己的判断,因为他的态度怎么看怎么像是心虚了啊。

    而周澄锦的愧疚,仪征嗤笑了一声,说道:“你就是想太多了。就算温定卿没有去前线,难道静乐帝国就不会偷袭了吗?反正就算你那事儿,他迟早也是要去前线的,只要他还是个军人,战场上枪炮无眼的,受伤也是迟早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温宇也宽慰道:“是啊,无忧殿下说的对,战场上总会受伤的,要怪也只能怪静乐帝国,殿下实在不用自责。昭惠殿下,如果您实在担心四皇弟的情况,可以去找皇后陛下问问,陛下应该知道他的情况。”温宇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74.内部整顿

    仪征微微一笑,“谢谢五殿下的提醒,不过我觉得还有一个更方便的方法。”他打开了自己的光脑,不等周澄锦反对,直接联系了温定卿,质问道:“温定卿,牛洁说你受伤了?搞得澄锦担心死了,你到底什么情况,自己交代清楚!”

    “啊?”温定卿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仪征、周澄锦和温宇,以及他们身后的皇宫花园场景,显得有点懵。他向几人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一道小伤口,“受伤……是说这个吗?昨天静乐帝国突袭,战斗的时候被飞过来的不知道什么碎片擦到了,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三四天就能好全了,昭惠殿下不用担心。至于南阳殿下是怎么知道的,我会查清楚的。”

    三人无语地看着那道小伤口,良久,仪征说道:“就这点小伤也值得牛洁跑过来吵吵?真浪费我们的感情。”话虽然这么说,对温定卿的表态,他还是满意的。

    被他们这么抢白了一通,周澄锦也不好说自己没有担心了,而且他也确实是担心温定卿的,想了一下,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四殿下在前线一切小心。”

    温定卿柔声说道:“我会的,昭惠殿下也请一定保重自己。”

    结束通讯之后,温定卿叫来了尹乔一,冷着脸问道:“我受伤的消息,南阳公主是怎么知道的?”他不过受了点小伤,连飞流和温庭玉那边他都没有说,牛洁却知道了。这种情况下,说牛洁在他身边没有眼线,傻子都不会相信!

    尹乔一傻笑道:“医疗队那边有一个刚来的小军医是牛洁的远房表哥。”而且这个人还是尹乔一故意留着的,没错,他就是故意把消息传给牛洁的。牛洁这个人其实没什么坏心思,脑子也不够用,闹不出大乱子来。然而牛洁身后的那群人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虽然温定卿并没有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也不急着解决他们,尹乔一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却忍不下去了。

    尹乔一他们早就看那群人不顺眼了,周澄锦还被找到的时候,这群人就一直在牛洁搅风搅雨,也就是因为他们的缘故,牛洁才会以未来的四皇子妃自居。后来周澄锦出现了,牛洁本人还没怎么样呢,那群人却不甘心放弃即将到手的利益,一直在背后挑拨。

    尹乔一他们一直想要彻底搞掉这个让人恶心的团伙,可惜苦于没有证据,那些人可聪明着呢,从来不肯出现在台前,所以他们才想到将计就计,利用牛洁。

    尹乔一觉得他们的计划挺完美的,额,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没有人把这个计划告诉过温定卿,更加没有经过允许。可这完全是因为,温定卿肯定不会同意的缘故!

    “因为我不会同意,所以你就可以背着我暗中行动?”温定卿咬牙说道。

    “殿下息怒。”尹乔一冷汗直冒,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他们做这件事情的初衷也许是没错的,可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在性质上的严重性。把温定卿那句话补完,不难得到这样的结论,是啊,他们这次可以背着温定卿做这件事情,那么是不是就代表着他们下次就可以背着他做其他的甚至对他不利的事情呢?对一个上位者来说,最忌讳的就是下属的不忠诚,这样的行为,几乎是绝对不可能被原谅的。

    “除了你,都有谁参与了。”温定卿面无表情地问道。从他的本心里,他是愿意相信尹乔一他们对他的忠诚的,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要说他心里没有一点芥蒂,那也是不可能的。他也在反省自己,这两年他确实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周澄锦的身上,而且因为对他们的信任,也往往放松了对他们的控制,这也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原因之一吧。

    尹乔一不敢再隐瞒,把参与计划的所有人员名字一一报了出来。

    温定卿默默地听说,等他说完了,才说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做这件事情,那就放下手里的工作专门去做这件事情的。尹乔一,你手上的工作暂时由你的副手接受,其他人也一样,你直接去通知他们。”尽管愤怒,他还是给自己的下属留了些颜面。

    “是,殿下。”尹乔一丝毫不敢讨价还价,连忙应道。虽然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比如说这件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他们这些人又要怎么办。而且,温定卿并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惩罚,他可不觉得温定卿是心软了不准备处罚他们了。未知最让人心焦了。

    尹乔一出去之后,温定卿才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他原本确实暂时不打算动那些人,但既然尹乔一他们都已经做好计划而且也开始实施了,他其实也不是很反对。那群人虽然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麻烦,一直在那里“嗡嗡嗡”地乱叫也是挺烦人的。

    至于尹乔一他们要怎么处置,其实温定卿自己也没有想到。对这些跟了他十来年的人,他也是很有感情的,并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疙瘩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开的。罢了,还是等他们处理完这件事情,再根据他们的表现做决定吧。

    想起刚刚投影对话的时候周澄锦的反应,温定卿倒是没有那么糟糕了,无论如何尹乔一他们做的这件事情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让他知道了,周澄锦对他并不是没有一点感觉的。他就说嘛,像他这么优秀的雄性,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可喜欢呢?温定卿看着存在光脑里的周澄锦的照片,脸上露出了蜜汁微笑,看来已经在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和周澄锦订婚,什么时候能结婚,说不定连将来他们会生几个孩子都已经想好了。

    如果你以为只是这样,那你就错了,四皇子殿下告诉你,他想得还能更远。比如,他们的孩子当中有几个雌性几个雄性,小雄性会娶怎么样的雌性,他的儿子一定会找到最好的伴侣。小雌性长大以后又会被多少雄性追求,嗯,他一定回去吧所有觊觎他儿子的雄性都揍一顿。然后,梦醒了,四皇子殿下还是要面对现实,他还没有抱得美人归呢,别做白日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