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星际]完美雌性 > 第83章 +84+85
    雾都小说网www.wud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83.遭遇困境

    赵淮很想摔桌子,距离许然说出幕后之人已经七天了,他们连那人的影子都没抓到。

    想到自己七天前在周澄锦面前夸下的海口,赵淮就觉得脸红。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又耽误了几天时间,嫌犯跑得无影无踪也是很正常的,可他们是帝国警务部最精锐的队伍啊,还能够支配帝国全部的力量协助调查,也是这个结果就说不过去了。

    让赵淮不懂的是,难道这个嫌疑人还会凭空消失不成,为什么哪里都没有他的痕迹。

    这段时间,赵淮让人查看了出入海晏星和星球内各大交通卡口的监控,警务人员不眠不休地找了七天七夜,结果愣是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身影。

    赵淮现在很确定,嫌疑人一定还没有离开海晏星,因为哪怕是能够凭借*在宇宙中生存的达诺人,单凭*从海晏星离开也会被星球上空的卫星发现。同理,不经过正规航空港离开海晏星的星舰,同样也逃不过卫星的监控。

    而只要选择走航空港离开,在过安检的时候是一定会留下影像资料的。反倒是选择留在海晏星的话,整个星球这么大,总有监控死角,相对来说更不容易被发现。这也是最让赵淮担心的,嫌疑人可以无限期地藏下去,但他们不能无限期地等下去,但想要在偌大的海晏星找出一个人来,谈何容易。许然自己对那人了解的就不多,所以他们得到的信息也不够。

    目前,他们掌握的信息只有嫌疑人的相貌和那个给许然的账号转了五千万星币的账号,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经过调查,那个给许然转账的账号来自青鸟帝国,账号的主人已经去世三个月多了。据赵淮调查的结果,那个账号的主人确实已经死了,他死后这个账号并没有别人在用,他的家人朋友也都不知道他的账号密码。

    也就是说,账号这个信息也基本就相当于断了,他们唯一掌握的只有嫌疑人的相貌而已。单凭一个长相就想要抓人,谈何容易啊!赵淮抓狂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是他这些你年来办得最纠结的案子。更难,线索更加稀少的案子赵淮也不是没有经历过。

    可正常情况下,处理案件的时候,赵淮是有可时间可以慢慢来的。现在在这个帝国飞领上,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迟者生变,而且各方的眼睛都盯着这个小小的星系等待一个答案,作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赵淮现在的压力也很大。

    犹豫半晌,赵淮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向驻军申请协助吧。”

    另一边,一连等了七天也没有好消息传过来,周澄锦在经历了最开始的心焦之后,紧绷的神经不由地放松了下来,聂奕涟和周湘南也不例外。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关心的案件进展,不管那26条人命,而是一种正常的心理现象,人是不可能连续保持紧张状态太长时间的。

    这几天,周澄锦他们一直在进行精神力应用的教学,除了应用的技巧之外,周澄锦更多的是指导聂奕涟和周湘南锻炼精神力控制能力的方法。这是需要长期训练,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达成的,所以这段时间他们的生活也比较枯燥,每天不是练习精神力就是等消息。第七天的下午,他们终于等到了结果,但这个结果却不是他们想听到的。

    “昭惠殿下,我愧对大家的期望,至今没有找到雇凶者。我已经向当地驻军申请协助了,只是不知道什么能有好消息,我的建议是殿下先回海沙星。”赵淮表情羞愧地说道。

    周澄锦沉吟不语,理智上来说他知道赵淮的意见很正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住,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海晏星,帝国也不会放心他一直留在这儿。

    但从感情上来说,就这么回去,周澄锦是真的不甘心。一方面,害死26条人命的凶手还没有抓住,让这样残忍的杀手逍遥法外,周澄锦心有不甘。另一方面,他原先来海晏星的目的也没有达成,这个倒不要紧,反正记忆提取也不一定只能在这个案子里用。

    思虑再三,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情,他对赵淮略微点头,说道:“好,我那准备一下,这两天应该就会回去了,聂奕涟和周湘南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就跟我一起回去吧。赵警官也不用自责,任何一个案子都可能会碰到难题,这个案子总归还要靠您继续追踪下去。”看赵淮垂头丧气的样子,周澄锦不由地安抚了他一句。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赵淮的抗打击能力没有这么差,现在这副姿态多少有些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但周澄锦同时也相信,案子陷入僵局,赵淮也是真的很着急的。

    赵淮走后,温定卿上门了,这是来到海晏星之后,温定卿第一次上门拜访。“殿下,赵淮警官今天向驻军提交了协助抓捕的申请,我已经批准了。我猜,殿下应该很快就要动身返回海沙星了吧?”温定卿柔情似水的表情看得聂奕涟和周湘南有些牙疼,两人纷纷借口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了还没恋爱就开始发狗粮的一对准情侣。

    “是的,应该就在这两天了。”周澄锦点头,他猜测温定卿是准备和他一起回去吗?

    温定卿犹豫了一下,提出邀请,“我想殿下这几天心情应该不是太好,就这么会海沙星未免影响情绪,不如明天由我带殿下领略一下海晏星的自然风光,也放松一下心情,如何?”案件还没解决就出去玩说起来其实不太好,但温定卿实在不希望周澄锦怀着郁闷的心情离开。

    周澄锦有些犹豫,但想了一下聂奕涟和周湘南最近的情绪也有些焦躁,便点头答应下来,“带上聂奕涟和周湘南一起吧,明天你来接我们。”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只是聂奕涟和周湘南是他带出来的,总要好好的把人带回去。而且,对于精神力的修炼者来说,调解情绪,维持轻松的心情是很重要的,聂奕涟和周湘南是初学者,这一点尤为重要。

    “好。”尽管不太愿意带上别人,但温定卿还是含笑答应了。

    84.幽冥果树

    海晏星是一个保持着高度的原始风貌的星球,温定卿选择的游玩地点是海晏星驻军所在地附近的一个热带岛屿上。这个岛屿不小,植被繁茂,充满了热带风情。周澄锦在林间漫步,这个岛上没有人居住,他们现在走的路还是开路的驻军刚刚清理出来的。这个岛真的是……特别原始,据说已经有2年没人来过这个岛了。

    周澄锦发现岛上有一种很想椰子的树,树上也结着类似椰子的果子。温定卿注意到他的目光所向,自觉地充当起导游的角色,说道:“这是幽冥果,虽然明知不太好听,外表也不太好看,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要不要摘些野生的幽冥果回去品尝?”

    周澄锦点点头,“好啊。”他抬头看着高高的幽冥果树,虽然很想亲自动手,不过似乎自己根本爬不上去的样子。这种果树的树干也和地球上的椰子树一样,直挺挺的一根主干,完全没有分枝,根本没有可以下脚攀爬的地方,以他的运动神经是肯定爬不上去的。

    温定卿毫不犹豫地脱掉外套往身后的亲卫身上一扔,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爬到了树顶上。对雌性来说根本无法攀爬的幽冥果树,在雄性看来,一点难度都没有。不过看着堂堂四皇子殿下毫无形象地爬树,也是幻灭了。

    和椰子不同的是,无论成熟与否,幽冥果的外壳都是黑色的,从外壳的颜色上根本分辨不出来果子成熟了没有。但为了今天,温定卿也是特地跟种植幽冥果树的果农学过的,他用手敲击幽冥果壳,根据果壳发出的声音来判断,虽然不能达到百分之百,也*不离十了。

    温定卿爬上去的这颗幽冥果树上长了七颗果子,其中有三颗已经成熟了,温定卿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把摘下来的幽冥果都装进了袋子里。似乎是一棵树上的果子没摘过瘾,温定卿一直把周围的果树都祸害了个遍。

    直到黑袋子被装满,里面应该大概有三十颗果子左右吧,温定卿才停了下来。在此之前,大家就光看着四皇子殿下表演摘水果了。把这些果子专门放好,温定卿表示,这些都是他专门摘给周澄锦的,别人休想染指!

    “你还会挑水果啊。”看着回到自己身边的温定卿,周澄锦笑着问道。

    “昨天刚刚学的。”温定卿也会以一笑,毫不避讳地说道。温定卿可不是那种在背后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人,他可以为周澄锦付出很多,但同样希望能够得到周澄锦的回应。追求一个人,总要让对方知道你的好,知道你做了多少,这就是温定卿的逻辑。

    周澄锦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他居然会特意去学这个。在普通人来看,这也就是件小事,但在温定卿这个帝国皇子未来的储君身上却非常难得。“才学一天啊,那你挑的真的没问题吧?”周澄锦倒没有特别感动的意思,温定卿为他做过很多事情,这件并不是其中非常特别的。他只是有点怀疑,不知道这个从没接触过农事的人是不是真能学好。

    “等一下休息的时候,我给你挑个最好的,你吃了就知道了。”温定卿非常自信。

    他这可不是盲目自信,昨天跟果农学习的时候,他是做过很多次实验的,直到最后他挑出来的果子都很好吃才罢休。为此,他几乎祸害了那个果农果园里将近3%的果子。虽然他付了大一笔钱,但从那个果农的态度,人家已经不想再看见他了。

    “好啊,要是不好吃,我可是要补偿的哦。”这段时间,周澄锦对温定卿的态度比起以前要亲昵多了,他自己或许没有发现,但他身边的人包括温定卿都看得很清楚,只是没有人告诉他而已。其他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而温定卿暂时还不敢打草惊蛇。

    对周澄锦眨了眨眼,温定卿这才对旁边被硬塞了一嘴狗粮懵逼中的聂奕涟和周湘南说道:“等会驻军会把岛上的幽冥果都采集起来,你们如果想要的话,采摘好之后可以带一些走。”虽然感觉这两个人有点多余,但他不能太小气。

    “好的,多谢四殿下。”聂奕涟和周湘南勉强维持着礼貌说道。

    虽然他们也清楚自己在温定卿看来就是两大号的电灯泡,但温定卿敢不敢不要把嫌弃的表情挂在脸上?!真是,温定卿越是这种表情,他们越是不想主动让位了呢!谁让温定卿嫌弃其他,就是要膈应他,就是不让如愿以偿和昭惠殿下二人世界!

    温定卿完全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多数时候他对雌性都是比较冷漠的,他并不想给自己不感兴趣的雌性幻想的空间。他对两位略一点头,就重新围在周澄锦身边献殷勤,现学现卖地给他介绍岛上的一切。又走了一段路,众人来到一个背风处,这里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是一小块草地。温定卿考虑到周澄锦的体力,提议在这儿休息一会。

    等亲卫们布置好,几人坐在铺好的毯子上。温定卿从自己摘的幽冥果里挑出了他认为最好的一个,用刀切成两半,将其中的一半递给周澄锦。“殿下尝尝看,我保证这个一定是最好吃的。”说着,他又给周澄锦递了一个勺子。幽冥果的果肉是乳白色的,有点像果冻,可以用勺子挖着吃,味道甜美,清凉爽口,是一种很不错的水果。

    果子有点重,周澄锦接过之后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又接过温定卿递过来的勺子,挖出一勺果肉送进嘴里。“很好吃!”他享受地眯起眼睛,幽冥果肉看着也很像椰肉,不过吃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比较像果冻,但比起果冻多了天然的果香。

    温定卿也津津有味地和周澄锦吃着同一个水果的另一半,就是不知道他更享受的是果肉的美味还是和周澄锦吃同一个水果的美妙幻想了。“你喜欢就好,这些幽冥果都是野生的,味道和市面上出售的那些人工养殖的果子有些不一样,你喜欢的话回去的时候多带一些。”

    85.地下有人

    吃饱喝足之后,众人收拾好东西准备重新出发了,周澄锦下意识地用精神力一扫,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把温定卿拉到自己身边,用手指悄悄在他手上写下了一行字,“地底下好像有人。”今天来岛上的人很多,除了他们几个之外,还有温定卿的亲卫军,他的护卫队,和海晏星的驻军。也就是说岛上的精神力波非常复杂,一开始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多出了一个精神力波,准确地说,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岛上到底有多少个人。

    但周澄锦想,无论岛上来了多少人,有一个精神力波出现在他们踩着的这片土地的下面都是不正常的吧。他不确定这个精神力波到底属于谁,也担心他们现在的情况会被对方看在眼里,惊动了对方,所以选择了这么隐晦的方式告诉温定卿这个情况。

    周澄锦柔软的小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还在他的手上划拉,让温定卿心痒痒的,整个人差点就要失去理智了。所幸他还清楚地知道他和周澄锦的感情没进展到这份上,强迫自己去辨认周澄锦在他手上写下的字。地下有人?等弄清楚周澄锦写下的内容,温定卿就什么旖旎的心思都没有,什么叫做地下有人?他很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让人钻到地底下去。

    温定卿第一时间把周澄锦护在自己身边,有对张洋和毛青枫使了个眼色,看到两人会意地靠过来把周澄锦保护起来之后,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之后,他又让人保护好聂奕涟和周湘南,一行人似乎毫无一样地退出了这片危险区域,直到周澄锦确认安全。

    脱离危险之后,温定卿紧绷着一张脸,马上让人去把那个藏在地底下的人给挖出来。出现这种意外,他心里的愤怒也只有长期跟在他身边亲卫才知道,在带着周澄锦上岛之前,他就已经派人在全到地毯式搜索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谁知道意外还是发生了。

    温定卿现在满心满眼的阴谋论,这个藏在地底下的人是谁,他是什么时候上岛的,他躲在地底下想干什么?难道是帝国派来的杀手想对周澄锦不利吗?他丝毫没有怀疑过周澄锦的判断,从周澄锦说出记忆读取的时候开始,他就明白了周澄锦不是一般的雌性,甚至不是一般的纯血雌性。虽然周澄锦的精神力才b级,但在精神力的应用上已经走得很远了。

    温定卿的命令是把人挖出来,负责执行命令的驻军还真的就是选择了挖,直接把他们刚刚坐的那片草地都挖了个遍,终于在靠近山壁地方发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温定卿眯了眯眼睛,挥手命令道:“别急着进去,继续挖!”

    现在直接进洞当然也可以是一个选择,但那个通道太狭窄了,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即便如何也很不好行动。在这样的通道里,他们是很没有优势的,所以稳定宁愿选择更费力的继续挖,等把通道整个挖出来,他就不信那人还能呆得住。

    于是地面上继续响起了特火朝天挖土的声音,士兵毫无怨言,挖得还挺开心。

    躲在地底下的某人此刻内心是崩溃的,他真的只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已啊!

    谭建华现在真的感觉自己特别倒霉,这个小岛是他专门选择用来躲藏的地方,就在海晏星驻军基地的附近,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会想到他在这儿?

    他特意来考察过,完全确定这个小岛至少一年没有人来过了,但为了避免被可能上岛的驻军发现,他还特意找到这个地方挖了一条地道弄出了一个地下空间用于躲藏。通道的入口设为一般人不会注意的盲点,又用草皮遮盖,只以为万无一失,谁知道功亏一篑。

    现在谭建华也是进退两难了,他瞬间想了好几种方法,但最后都被自己一一推翻。他的这个地下空间是封闭的,只有一个通道,就是现在被温定卿他们发现的那个。想要不被发现,他就只能从另外一个方向再挖一条通道逃走,但想想也知道不可能,他一个人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上面那么多人一起挖,没等他逃出去就要被发现了。

    他当然也可以选择在原地等待,但这样的话,他被发现被抓到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他是绝对不能被抓到的。或许他还可以选择在被挖出来的瞬间偷袭,但想想他还是放弃了,他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么多达诺人?

    也许他可以在那一瞬间选择逃跑?但谭建华还是摇了摇头,和上一条一样,他的速度是不可能在那么多达诺人面前逃脱的。谭建华突然想到他刚刚在屏息躲藏的时候,似乎听到了这群人里面有雌性,达诺雌性的战斗力简直不堪一击,也许他可以选择劫持一个雌性。但他很快也意识到了这同样不容易,那些达诺人既然都已经发现他的存在了,肯定会把雌性保护好,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他见过达诺人对雌性的在意。

    在谭建华左思右想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眼见他们很快就要挖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了,他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抓一个雌性做人质是唯一有可能逃脱的方法,那就拼一把吧,拼不过就死,反正他是不能被达诺人抓住的。

    没等自己藏身的地下洞穴被挖到,谭建华就出人意料地冲了出来,认准聂奕涟和周湘南的方向冲了过来。他旁边忙着挖坑的士兵们可不是摆设,一铲子过去直接就把人拍飞了。谭建华一口血吐了出来,他心知时机稍纵即逝,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干脆地选择了自绝。

    这让所有人有些猝不及防,没见过一言不合就自杀的啊!也不对,连句话都还没说过呢!周澄锦心知这个人绝对有不能让他们抓住的理由,他在张洋等人的保护下慢慢地走到谭建华的尸体面前,在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他惊讶极了,“居然是他!”